葳蕤

他心中有地狱,就无人可带他去天堂。

【轰出】指尖

群里某个鸭鸭点的梗,被我当做轰的生贺了


轰生日快乐w


ooc

————————————————

啊,那个异色发的男孩子又来了啊。

身为图书管理员的绿谷出久,现在正隔着个书架透过书和书之间缝隙,悄悄偷看坐在角落看书的少年。

少年低着头,红白发丝软软地搭在额前,低垂着眼眸指尖轻按着书页,书页顺着指尖弯着一个细微的弧度。阳光透过半开的窗户撒满了少年全身,时间似乎就在这一刻静止了。

突然一阵微风吹过,带动了桌上的尘埃,尘埃在阳光下飞舞,像是在跳着舞;也吹动了少年额前发丝,书页在指尖发出微弱“沙沙沙”声响,打破了这一室宁静。少年似乎也被这阵风打扰般抬起头,半眯着异色眸看向窗外的天空,阳光亲吻着他的容颜。

“噗通。”

绿谷出久仿佛听到了自己左胸口位置剧烈一跳,接着发出愈来愈大的声响。他忍不住用双手捂住了脸,背靠着墙,一点一点的向下滑去,把自己蜷缩成一团,仿佛这样就能抑制住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

太犯规了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啊。绿谷出久死死捂住了脸,他感觉自己脸热到可以煎鸡蛋了。脑海里忍不住印出了少年的模样,他想要抚摸少年柔软的发丝,想要亲吻少年脸上的伤痕,想要紧紧地拥抱住少年,想要...........

藻绿色发色少年像是一只鸵鸟,把自己牢牢藏在书架后,窥视着自己一直暗恋的人。可能他自己没发现,他是如此贪婪望着少年,视线一寸一寸滑过少年每一块皮肤,像是要把他的模样牢牢地印在心里。

是的,绿谷出久喜欢轰焦冻。

是什么时候喜欢他呢?绿谷出久自己也说不清。

可能是他第一次来借书时,也可能是他喊自己名字时。


“绿谷。”那是轰焦冻第一次喊自己名字时。他正在整理着书籍,听到了少年轻声说着他的名字,少年声音像是羽毛一样,停留在他心上最柔软地方。他手一抖,差点把手上书籍摔地上,他是有点庆幸他是背对着轰焦冻。

他勉强用正常的语气回道:“轰君,怎么了?”“没什么,只是想叫叫你。”

第一次被自己暗恋的少年如此温柔叫出名字,绿谷出久觉得自己一定是非常,非常的开心,不然心脏为什么会跳动那么快呢。

不过也因为是背对着少年的缘故,绿谷出久没看到少年脸上神情,满满都是对他的眷恋,异色眸里是难以掩饰,犹如海浪一般汹涌的爱意。

在绿谷出久听不到的地方,轰焦冻呢喃着他的名字。

“出.......久。”

“i—zu—ku。”

缱绻而又温柔,如果有人看到轰焦冻的样子,都会感叹,他应该有一个非常非常喜欢的人。

是的,轰焦冻也喜欢着绿谷出久。


但是轰焦冻什么也没做,只是凝视着整理书籍的少年。阳光撒落在他们之间,犹如一副美好的图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绿谷出久每天都能看到少年来到这里安安静静选完一本书,再找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在那里一点一点看完那本书。没看完少年会抱着书走到他面前,让他登记一下,带着书回去。

第二天少年会带着他看完的书再次来到这里,绿谷出久也会每天对少年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这是他们之间心照不宣的交流。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们交换了名字,从一开始不说话变成了一声又一声的“轰君”和“绿谷”呢?

不过也不坏,因为绿谷出久喜欢轰焦冻。他也曾悄悄呢喃着轰焦冻的名字。

“焦冻。”“轰焦冻。”

糟糕了啊,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这个人啊。绿谷出久曾无数次问过自己,但最后都是没有答案,也许是因为他是轰焦冻吧。

绿谷出久从遥远的记忆中走了回来,他抓着书架缓缓地站起身,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他看到了自己暗恋的少年,正趴在桌子上安静睡着了。绿谷出久像一只猫一样走了过去,他不想吵醒睡着的少年。

绿谷出久坐在了轰焦冻面前,也趴在桌子上,看着少年沉睡的容颜,安静乖巧宛如一个瓷娃娃,他闭上双眼,趴在轰焦冻对面的桌子上,低喃着

“我喜欢你啊。”

一遍又一遍,像是这样就能藏住自己对眼前人的爱恋。


在绿谷出久没有看到的地方,少年手指轻微动了动,嘴角弯起一个温柔的弧度。

“我也喜欢你。”

耳边是大提琴一般的嗓音,绿谷出久猛地睁开双眼,却看到本应该睡着少年,正温柔的看着他,湖蓝色和暮云灰眸子盛满了对他的爱意。

轰焦冻用手指轻轻勾住少年的指尖,撑起身子,在少年唇上落下温柔一吻。

绿谷出久大脑瞬间停止了运转,眼前是他最喜欢的人,微微颤动地睫毛,左眼上狰狞的伤疤,温热的鼻息,以及,唇上不属于自己的温度,都在证明,

他在吻他。

少年祖母绿的眼睛像是一片清澈见底的湖泊,因为轰焦冻泛起了阵阵涟漪。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轰焦冻才向后退去,绿谷出久还没回过神来,就又听到了自己最喜欢人的声音,

“以后要请多指教了,出久。”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