葳蕤

他心中有地狱,就无人可带他去天堂。

【轰出】祈生(三)

是个救赎和陪伴的故事

ooc

@阑YAAAAA 看我看我!

如果可以接受那么开始吧w

——————————————————————————————————

1

“晚饭好了哦。”

饭桌上摆满了菜肴,等到轰焦冻洗完澡出来,哥哥姐姐已经围坐在了餐桌前。轰焦冻擦了擦头上的水珠,坐在了最角落的位置。

坐定以后他抬起头,却发现其他人只是看着桌面,没有一个人理会他。

是因为大家都饿了吧?男孩对自已说。

“我开动了。

除了碗筷间碰撞带出的声响,房间里无比安静。轰焦冻突然发现自己身前位置的菜肴,似乎除了他就没有人碰过。

轰焦冻忍不住看向他们,可能是自己的目光太过灼热,只有哥哥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充满了同情和疏离。

男孩觉得有点不舒服,鸵鸟一样埋下了头,似乎这样就能躲开那道目光。

是错觉吧。

晚餐时间慢慢接近尾声,他再次看向摆在面前的碗碟,几乎纹丝未动。

2

男孩躲在廊柱后,异色眸亮晶晶地看着在中庭奔跑的哥哥姐姐们。

“哈哈哈哈哈哈!”

“嘿看我的!”

“你们小心点啦!”

哥哥们互相抛接着球,姐姐在旁边左看右看,时不时提醒几句。

他们好像很开心,想一起玩.....

男孩羡慕地看着他们,可是还没等他行动,就被一只大手拉住了。耳边响起他异常熟悉的低沉声音。

“焦冻,别看他们。”

“那些家伙和你不是同一个层次的存在。”

轰焦冻被紧紧攥住了手腕,男人强硬地将他扯开。

他无助地看向庭院中,哥哥们像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的,欢笑声就没断过,只有冬美姐有些担忧地回头望向这边。

他突然觉得手腕一阵抽痛,猛然反应过来他正被安德瓦冷酷的目光注视着,冷汗把后背浸得湿透,低头跟着男人走向了训练场。

3

轰焦冻现在才发现,哥哥姐姐原来一点都不喜欢他。

我原来让他们这么厌恶吗?

他死死捂住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整个人贴在墙上才勉强撑住身体。

哥哥姐姐们的声音传入男孩耳内。

“焦冻好可怜啊。”

“可是妈妈为什么会用害怕的眼神看着他呢?”

“因为他长的和爸爸很像吧。”

“但是他独占了妈妈。”

“我不喜欢他。”

……………………

轰焦冻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提早回来,他应该在训练场多待一会,说不定就不会听到这些。男孩想要逃避,可是脚仿佛生了根,他只能僵直着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男孩低着头死死盯着自己的脚尖,瞪大的眼眶开始酸涩,有什么东西从心底涌了出来。

“啪嗒。”

一颗小水珠就在他脚边破碎,接着越来越多地掉落在地上。男孩有点迷茫。直到两颊湿透,轰焦冻终于反应了过来。

他哭了。

站在楼梯的角落里,轰焦冻呆呆看着自己的掌心,耳边是哥哥姐姐隐隐约约的话语。终于,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抬手捂住双眼,顺着墙壁一点点滑下。轰焦冻蹲坐在墙角里,泪流满面却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大颗的泪水溢出指缝向地面坠落。

不是的,不是的…………

男孩犹如失去了灵魂一般,满脸泪痕地坐在地上,异色眸虚焦着出神。不知道什么时候哥哥姐姐已经离开,周围一片寂静。

似乎是过了很久,轰焦冻慢慢爬了起来。他犹如游魂一般浑浑噩噩走回房间。

男孩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好像这样就可以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4

早已是入夜时分,可男孩挣扎着爬了起来,呆呆地盯着天花板。不知道为何轰焦冻异常清醒。就在他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时,眼前突然出现一抹颤动的黑,男孩不禁瞪大了双眸。

是一只黑色的凤尾蝶。

男孩的视线紧跟着凤尾蝶,仿佛在跳一支优美的舞蹈,从他眼前轻快地掠过,撒下点点磷光,消失在门缝间。

5

轰焦冻摇摇晃晃地走向餐厅,脸色略显苍白,异色眸下还带着一抹青黑。

“焦冻,怎么了?”轰冷担忧地看着男孩。

轰焦冻抬起头,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我没事,只是昨天晚上没吃饱而已。”

轰冷看着强颜欢笑的男孩,没说什么,只是伸手抚了抚他的额头。

“那再来一碗味增汤吧。”

“嗯。”

6

轰焦冻觉得口中无比干涩,从榻榻米上晃晃悠悠地爬起来,走向厨房。

男孩走到厨房门口,正一边打呵欠一边擦拭着挤出来的生理眼泪,突然听到了妈妈的声音:

…………

“我已经时不时觉得焦冻左半身丑陋不堪入目了。”

…………

“我不能再让继续他长大了。”

男孩害怕地抓住门框。

“妈.....妈妈?”

轰冷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手一僵。耳边是热水翻滚的咕嘟声,妈妈僵硬地转过头,脸上满溢着恐惧和厌恶。

妈妈的手慢慢伸向冒出蒸汽的水壶,男孩害怕的往后退去。

!!!!!!!!!!!!!

7

“轰君!轰君!轰焦冻!!!”

似乎有谁在不断呼唤着他,飘忽的意识渐渐回归,他感觉到水流轻柔地拥抱着他。但胸腔中传来的一阵阵窒息感,让他下意识地向上游去。

“哗——”

少年大口喘息着,被榨干的肺慢慢缓和过来。强忍着酸涩睁开眼睛,一个藻绿发色的少年正一脸紧张看着他,祖母绿的眼睛里满满的担忧。

轰焦冻眨了眨眼,阳光隐隐透过少年单薄的身躯,温柔地撒在他身上。

轰焦冻愣了一下,甩了甩头,发丝上的水珠顺着少年运动的轨迹洒落在水面上,溅起一朵朵小水花。他擦了擦脸上的水珠,想要看清一点。

藻绿发色的少年还是用担忧的目光看着他,但毫无异样。似乎刚才是他的幻觉。

少年见他没事,长舒一口气,笑容宛如冬日暖阳:

“我叫绿谷出久,请多指教,轰君。”

轰焦冻淡漠看着名为绿谷出久的少年,没有说话,绿谷出久没有在意,自顾自地说下去:

“初次见面,嗯....轰君应该是第一次见到我吧?”

“我一直希望能够和轰君说上话。”

………………

轰焦冻盯着叽叽喳喳的少年,歪了歪头,因为窒息不太清醒的大脑终于一点一点回归了清明。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

“原来,我已经有幻觉了吗。”

绿谷出久没有错过轰焦冻呢喃般的话语,少年脸上的笑意一僵。对啊,他怎么会忘了。一直跟随着轰焦冻成长,少年的精神状态有多摇摇欲坠和千疮百孔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眼前的少年,薄云般漂亮的异色眸里却盖着厚厚的阴霾,对一切事物满怀警惕。

心疼吗?

怎么可能不心疼。他陪轰焦冻走过了15年的光阴,但在这15年里,无法触碰,无法传达,哪怕一句轻飘飘的“你已经做很好了。”也不能让他听到。

他无法忘却男孩无数次茕茕孑立地站在母亲的病房前,脸上是满满的迷茫痛苦。

要是能抱一抱他就好了。

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男孩在门前站了一个下午,直到黄昏。

还是男孩的轰焦冻乖巧得让人想抱抱他,如今的少年却让他心疼得好像心脏上有把钝刀,并不锋利,但一阵一阵钝痛还不如用铁锤直接把心脏砸烂。

绿谷出久觉得眼角有些湿热,但他还是努力露出笑容:

“只要是轰君,我就会一直陪着你的。”

此时的绿谷出久并不知道,这句话会成为他一生都无法释怀的梦魇。

8

轰焦冻看着眼前似乎很难过的绿谷出久,嘴唇动了动却还是沉默了下来。

少年爬上岸后看了一眼湿透的病号服,叹了口气,又失败了吗?回去又要被姐姐说了。少年这样想着,拧着身上湿漉漉的衣服,准备走回他应该待的地方。

轰焦冻走出一小段路,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看了一眼。绿谷出久正跟着他,试图踩住他的影子,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似乎感觉到他的目光,绿谷出久抬起头,祖母绿的大眼睛里仿佛有一片苍郁的森林。里面会有独角兽和梅花鹿吗?少年嘴角勾起一个美好的弧度,阳光零落地洒在他身上,宛如误入人间的精
灵。

轰焦冻有些恍惚,但很快就回过神,移开眼眸,没再多看跟着他的少年。

9

终于走到了花园门口,一位经过这里的护士小姐却惊讶地看着他:

“天哪,你怎么浑身湿漉漉的一个人站在这里?”

一个人站在这里?轰焦冻一愣,她在说什么?少年不禁看向一直跟在他后面的绿谷出久,男孩还是眉眼弯弯地看着他。

轰焦冻再回头看向护士,她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开玩笑。少年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大对劲。轰焦冻并没有说出口,只是对护士点点头,

“之前看银杏叶太入迷,不小心掉进湖里了。”

护士的表情从惊讶渐渐变得奇怪,“咳.....那个,你先赶紧回去换一身衣服吧,不然会着凉。”

少年不解地皱了皱眉,但还是点点头,向病房的方向走去。有嘲笑声隐隐约约从背后传来。

轰焦冻并不在意这些,他已经能够无视许多人充满恶意的话语,但他身边的少年却小声反驳着,

“轰君一点都不笨,不仅很帅而且超温柔的………………”

少年似乎没意识到自己开启了碎碎念模式,轰焦冻把许多疑惑埋藏在心里,直到走回病房少年宛如大梦初醒,终于回过神来:

“轰君!对不起!”

轰焦冻背对着绿谷出久,顶着一条毛巾正在擦拭湿答答的头发,原本界限分明的红白发丝,因为他的动作变得乱糟糟的。

轰焦冻回过头就看到绿谷出久一脸歉意的表情,藻绿色发丝的少年低垂着眼,双手不自在地交缠在一起。轰焦冻正想说点什么,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室内的尴尬气氛:

“咚咚咚。”

轰焦冻转头看向门口,把已到嘴边的话语咽了回去。

“请进。”

门被推开,带动一地尘埃,医生和护士走进来,医生看了一眼湿漉漉的少年,皱起眉头:“去把衣服换一下,要检查了。”

………………

10

“身体恢复得不错,只是……”

“只是?”

“他的精神状态要多加注意。”

“……谢谢您了。”

轰冬美刚放松的神经又提了起来,少年换好衣服后就坐在床沿,异色眸出神地望向窗外。

医生看了看轰冬美,又转过头看向轰焦冻,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把手上一小袋药物交给她就走了。

轰冬美凝视着手中的药物良久,才转身对发呆的少年说:

“焦冻,可以回家了。”

                        ————TBC————

评论(2)

热度(15)

  1. 阑YAAAAA葳蕤 转载了此文字
    是修到头秃的一章。【磨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