葳蕤

他心中有地狱,就无人可带他去天堂。

【轰出】祈生(二)

是个救赎和陪伴的故事


ooc
@阑YAAAAA 我更了!!!!!

如果可以接受那么开始吧w

——————————————————————————————————


1

轰焦冻扶着身旁的椅子平复呼吸,睁大了半闔着的双眸,目光越过鹅卵石铺成的小路,看向了那片荷花池。

已是深秋,水上只有残败的枯枝,在水波盈盈中弯折扭曲。

一阵风轻拂过他的脸颊,大片大片的银杏叶顺着风的轨迹飘落到水面上,也落满了轰焦冻全身。少年站在金色的叶海里,直愣愣盯着那片荷花池。像是着魔了似的,一步步走向水边。最后他停在了池边,微微仰起头看向天空。在大片灿金中一抹幽黑突兀地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

是那只黑色的凤尾蝶。

少年凝视着凤尾蝶,凤尾蝶慢悠悠地划过他的头顶,轻轻地点上了池中的一株残荷。

他忍不住低头,有片银杏叶从眼角擦过,整好落在了他的脚尖。少年抬起头看见凤尾蝶的蝶翅微微颤动,他抬起了脚,跨出一步。

“噗通。”

水面泛起了阵阵涟漪,金色的落叶被水波打到池边。凤尾蝶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惊动,蝶翼撒下点点磷光,飞向金色的叶海里隐去。

水波渐渐平静下来,灿金色的扇叶将水面再度过盖,敛去所有痕迹。

      轰焦冻感觉到自己在缓缓下沉,眼前的光影斑驳,阳光碎片在水中浮动。他抬手想要将那缕明亮拢在掌心,但指尖只感受到水流缱绻温柔地波动。

      他抓不住光。

      少年闭上了双眼,任由自己向更深处飘落。

    2

  “呕!呕!咳咳..."年幼的孩子趴在地上呛咳着,地面上已经有一滩污物。可是孩子还在干呕,仿佛要把胆汁都翻出来,大颗大颗的生理眼泪在地面上碎成水花。

      “你这样怎么可能代替我超过欧尔麦特,连杂鱼都打不过!给我站起来!”而在这孩子跟前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双手交叉搭在胸前,湖蓝色的眼睛冷漠地看着蜷曲颤抖的小小身影。

      男孩听到这个声音害怕得缩了缩,硬撑着爬了起来,抬起肉乎乎的小手擦去脸上的泪水,强迫自己抬起头直视男人的眼睛。

      安德瓦看到轰焦冻爬起来后,微微点了点头,继续进行原先制定的训练。

      男孩左半身燃起熊熊火焰,可是在安德瓦眼里这火焰犹如蜡烛的火苗,脆弱而又渺小,不堪一击。

      “......”轰焦冻发出痛苦的闷哼,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今天就先到此为止。”男人发出结束的指令后,没有管趴在地上的男孩,转身出了训练场。

轰焦冻趴在地上大口喘息着,因为透支而出现的冷汗不断流下。等到身上的疼痛感渐渐消失后,男孩才摇摇晃晃地爬起来,低头擦去头上的汗珠,缓缓走了出去。


3

轰焦冻刚刚走出大门,他就看到了母亲急匆匆地向训练场跑来。母亲看到满身伤痕的他,小跑到他面前,微凉的手指轻轻地拂过他脸上的伤痕。

“妈妈,我不疼的。”男孩弯起嘴角对眼前快要哭出来的母亲说着,下意识摆出最轻松的姿态。“真的。”

白发女子看着男孩明明脸上还带着伤痕却仍努力对她露出笑容,伸手将轰焦冻拥入怀中。

      轰焦冻被母亲的拥抱吓得一愣,下意识想要发动个性,但很快放松了下来。被熟悉的气息一层层轻柔环绕着,他忍不住将头埋入妈妈怀中,仿佛沙漠中干渴了许久的幼苗遇到了甘霖般,贪婪地吸取着母亲的气息。

      看着男孩像一只初生的奶猫在怀里磨蹭,女子露出了温柔的微笑,犹如冬日午后的暖阳。

      “好了焦冻,该回去啦。”母亲柔柔的声音传入轰焦冻耳中,男孩从怀里抬起头,用力点了点。轰冷缓缓起身,银白发丝拂过男孩的脸颊,痒痒的。轰焦冻不由得眯起了眸子。

      轰冷伸出手将男孩肉乎乎的小手拢在手心中,柔软微凉。轰焦冻歪了歪头,似乎是感觉到了男孩的视线,女子转过头,正好对上男孩的眼神,又露出了一个柔和的微笑。

      男孩跟随着母亲步伐向家的方向走去。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梧桐叶撒在他们身上,美好得让人心碎。

4

  

    轰焦冻穿着睡衣乖巧坐在被褥上,红白发丝柔顺搭在额前,身上散发着清浅的桂花香气。男孩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将柔软的被子抱在怀中,异色眸中带着些许期盼,紧紧盯着着障子门。

      终于,障子门被拉开了,伴着木材间微弱的摩擦声,熟悉的桂花香也顺着门缝悄悄溜了进来。

      是和他身。上一样的味道。

      一只白暂的手搭在了门框上,男孩眸子像两颗点亮的星辰,灼灼盯着门口。

      “呀,焦冻还没睡,是在等我吗?”轰冷刚走进房间,就被一道灼热视线吓得一惊,她顺着视线看去,便看见轰焦冻抱着被子,异色眸亮晶晶的盯着她,仿佛一个好不容易找到宝物的旅人。

      轰冷莞尔一笑,走上前去,抬手将他拥入怀中。轻抚着男孩脑袋,柔软的发丝像是要捉迷藏一样从她指尖中溜走。

      轰焦冻眯起了异色眸,像一只餍足的波斯猫,顺势把头靠在了妈妈怀中。

      “噗通、噗通....”耳边传来妈妈心跳声,让他感到格外安心。鼻尖萦绕着桂花香,整个人好像泡进了温泉水里。

      轰焦冻觉得有些困倦,蜷缩成小小一团,在妈妈怀里找了个舒适的姿势沉沉睡去,指尖却还紧拽着母亲的衣角。

      轰冷看着在自己怀中睡着的男孩,满心怜爱。睡着时的安静模样,像一个精致乖巧的瓷娃娃。

      指腹轻柔地摩挲着男孩脸上伤口,暮云灰眸子里是快满溢出的疼惜。男孩在睡梦中似乎感觉到来自妈妈的触碰,蹭了蹭手心,便又翻身睡去。

      男孩无意识的举动让轰冷一愣,她有些无奈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却觉得眼睛有点酸涩。她小心翼翼地拨开男孩额前的发丝,落下了一个带着安抚气息的吻。

      “晚安,焦冻。”

                               ——TBC——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