葳蕤

他心中有地狱,就无人可带他去天堂。

【轰出】祈生(一)

是个救赎和陪伴的故事
@阑YAAAAA 的脑洞,她超棒的wwwww

ooc

如果可以那么开始吧




少年安静地坐在走廊,几片火红枫叶顺着风的轨迹飘落身旁。

“出久?”

“我在。”

少年柔软的嗓音透过间隙,流进轰焦冻恍惚意识之中。

1

   轰焦冻醒来的时候,眼前是熟悉的纯白天花板,熟悉的消毒水味道,胃部熟悉的疼痛,以及胃酸不断翻涌的感觉。

      啊,又没死成吗。轰焦冻淡淡地看着天花板,空洞的异色瞳一片死寂。

      他看了看靠在旁边椅子上睡着的轰冬美,忍不住叹了口气,轻轻闭上了双眼。好累。轰焦冻觉得眼皮异常沉重,意识也有点模糊不清了。

      耳边依稀能够听到他们的叫喊:“焦冻!你疯了吗!”

      对,我疯了,你们不知道吗。

      混乱的记忆中,似乎有谁拿起了手边的三唑仑*。看着瓶子里浅蓝色的小药片,少年弯起了嘴角,勾起的笑容却让人不寒而栗。扭曲、癫狂、痛苦,还带着一点若有若无的绝望。但这点情绪很快消失在了少年脸上。没有人看见少年近乎崩溃的表情。

      可能少年自己都不知道他在笑。

   但,那真的是笑容吗?

      谁知道呢。

      轰焦冻吞进了整整一瓶的三唑仑*, 浅蓝色的药片像是被施了魔法的小精灵,短短几分钟便消失不见。

      有点困了。轰焦冻想道。感觉身体软软的倒在了榻榻米上,耳边似乎听见了谁的尖叫.....

      在某个无人知晓的阴暗角落,一颗种子悄悄的生了根。

2

“焦冻?”耳边传来了姐姐的声音,小声但温柔,担心的感觉几乎要满溢出来。

      轰焦冻努力抬了抬眼皮,眼皮像是被粘住似的,有股压力无法让他睁开双眼;他又尝试着动动身体,感觉周身无比沉重,仿佛被厚重的铅块层层包裹。

      他想和姐姐说声,我没事,但是再也无法维持那片刻清明,再次昏睡了过去。

      等到轰焦冻再一次清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

      少年躺在病床上,转过头看向窗外,似乎是要看看外面的世界。但是那对异色瞳里空无一物,没有任何事物能倒映在那双漂亮的眸子里。

      窗外飞过一只黑色的凤尾蝶,宛如幻觉。轰焦冻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凤尾蝶便已消失在窗沿之外。

      轰焦冻低下头,凝视了被子许久。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少年轻轻地挽起左手的袖子,看向自己白得略显病态的手臂。如果忽略上面横七竖八的刀痕的话,那其实是很好看的手。

      少年仿佛自虐一般,紧紧地扣紧了满是伤痕的手臂,上面浮现出一个又一个的指痕。可少年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更加用力地扣住了手臂,仿佛要把自己抠出血痕才停手。

      “焦冻,你醒了?”耳边传来了姐姐的声音,和昨天迷蒙中听到的一模一样, 是熟悉的温柔。

      轰焦冻愣了一下,意识渐渐清醒了过来,下意识松开了扣紧的右手,暗暗拉下了袖子,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回过头,看向轰冬美。姐姐手里拿着一个保温壶,正一脸担心的看着他。

      “嗯。”少年的声音平静又飘渺,很快就消逝在空气中。

      轰冬美走了过来,将保温壶放在桌子上,心疼地看向自己最小的弟弟。

      异色发的少年安静的坐在病床上,红白色发丝乖巧的覆在少年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脸颊上,漂亮的异色瞳木讷无神。

      轰冬美张了张嘴,想要对眼前的少年说些什么,最后只是轻轻叹了口气。缓缓旋开保温壶的盖子,缕缕热气带着淡淡的米香从保温壶里飘了出来。

      轰冬美将一部分白粥倒在了白瓷碗里,托住瓷碗的底部,递给了少年。“吃点东西吧。”

      轰焦冻仰起头,看了看姐姐,又看了看小半碗白粥。沉默了一会儿。就当轰冬美以为弟弟会拒绝时,少年乖乖接过了碗,小口小口地喝起了白粥,乖巧得像个怕被责罚的孩子。

      轰冬美看着轰焦冻慢慢把白粥喝完,把碗放在一旁的桌子上,随后又偏过头,像是发呆一般盯着窗外。她也顺着少年的目光看了过去,却发现少年只是眼神虚焦看着天空。

      轰冬美又叹了口气,只得对少年道了再见,便收拾好了保温壶,走出了病房。

      少年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继续盯着天空。

      一只黑色的凤尾蝶悄然飞过。

3

“姐,我想出去散散步。”轰焦冻啜着白粥,突然向轰冬美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请求。

      轰冬美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弟弟,但少年说完话就又沉默了下去。

      也不怪轰冬美会这么惊讶,这几天虽然她带来的东西轰焦冻都有好好吃完,但一直都是安静的样子,除了第一天回应过她,便再也没有出过声了。

      轰冬美也去问过医生,为什么她的弟弟不说话。医生看了看坐在病床上的少年,轻轻摇了摇头。

      “他不愿意。”

      轰冬美听后没说什么,只是看向望着天空的少年。

      “焦冻……”轰焦冻看向眼前欲言又止的轰冬美,摇了摇头,声音带上点安抚的意味:“没事的。”

      轰冬美舒了口气,笑了笑:“没事就行了。”顿了顿,“焦冻要去散步吗?不要太晚了哦?记得早点回来。”她走到了轰焦冻的面前,递给他一块草莓牛奶味的糖果。然后开始收拾起了碗和保温壶。可能是因为心情不错,收拾的时候带出了几声轻响。

      轰焦冻看着姐姐开心的收拾完了餐具,脚步轻快地走出了病房,关上了门。

      偌大的病房里,又只剩他一个人了。轰焦冻坐在床沿上,盯着自己的脚尖发呆。似乎感受到了磷翼煽动带起的微风,少年抬头看向了窗外,那只黑色的凤尾蝶悄然落在了窗沿上。少年伸出手,想要触碰那只凤尾蝶,可当他要碰到凤尾蝶微微颤动的磷翼时,凤尾蝶扇动着翅膀又飞走了。轰焦冻淡漠看着凤尾蝶飞走,突然感觉有点冷 他披上了一件轻薄的外套,似乎这样就会暖和一些。

4

  少年走出了病房,像一只初次离巢的雏鸟一般踉跄前行。走廊上静悄悄的,丝毫不见人影,空气中弥漫的凝滞感让轰焦冻感到窒息。他忍不住加快了步伐。

      轰焦冻走到花园的时候,背后已经湿透了,少年大口地喘着粗气,异色的发丝因为汗水紧紧的黏在了他的额头上,一颗颗滚圆的汗珠顺着他的脸颊坠向地面,跟烟尘融为一体。眼眸半眯着,脸上泛着不健康的潮红。他太累了,需要休息一会。

                     ——TBC——

三唑仑:安定药,适用于治疗各型不眠症。服用过量会致死。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