葳蕤

他心中有地狱,就无人可带他去天堂。

鲸落

人鱼轰和蓝鲸久

似乎是治愈向的童话故事(?)

ooc属于我

一只化身孤岛的鲸

当鲸在海洋中死去以后,它的尸体最终会沉入几千米的深海。生物学家赋予这个过程一个名字-一鲸落。一座鲸鱼的尸体可以供养整套生命系统长达百年,这是它留给大海最后的温柔。

               我是一只化身孤岛的蓝鲸

【1】

绿谷出久是一只蓝鲸,一只孤零零的鲸。可能是因为它和其他鲸不一样?它好像一直都是孤独的。巨大的蓝鲸在深海中慢慢游过,海草轻抚过它的身体,若隐若现的光透过百米的海水,倒映在祖母绿的眼睛中,宛如破碎的星辰。

绿谷出久听到了52赫兹的歌声,喉间发出的歌声和海浪声相互交融在了一起。只有自己听到鲸歌在绿谷出久耳边慢慢飘向远方。像泡沫一样一点一点消逝不见了。

【2】

绿谷出久第一次遇见轰焦冻的时候,被轰焦冻的模样吓到了。

遍体鳞伤的躲在海草间,扭头看向绿谷出久的眼神里充满了警惕,犹如一只受伤的野兽。绿谷出久抬头看了看周围,似乎有其他人鱼在寻找着什么的样子,再低头看了看海草间的人鱼。顶着人鱼少年诧异的目光,一点一点的游了过去,用巨大的鱼鳍轻轻的将少年掩藏在自己的鳍下。等到周围的人鱼似乎是放弃寻找游走了后,才将鱼鳍小心翼翼的移开。

“谢谢。”少年抬起头对着眼前巨大的蓝鲸缓缓说道。

绿谷出久听到少年略带磁性的嗓音稍微愣了一下,低头看向了少年。他这才看清眼前人鱼的样子,红白双色的发丝因为海水的原因柔柔的在脸颊漂动,看起来软软的,想抚摸一下;眼睛是很漂亮的异色瞳,像两颗上好的宝石,右脸上一块巨大的红色疤痕突兀的出现在少年的脸上,让绿谷出久觉得有点心疼,还有……

“蓝鲸先生?”看着眼前巨大的蓝鲸似乎是在发呆,少年终于忍不住出声。

“啊!对不起,一不小心就发呆了。那个你没事吧,刚刚看起来好危险………………”绿谷出久不禁在心底唾弃自己,居然因为眼前少年的样子一下子看入迷了,然后把人家晾在那里,丢脸啊。

少年看着眼前巨大的蓝鲸慌慌张张,碎碎念的样子,像是一个笨拙的孩子,心脏居然有点微微的加快。

绿谷出久似乎意识到自己刚刚碎碎念的毛病又犯了,有点怯怯的说道:“你好,我叫绿谷出久,你呢?”

“轰焦冻,这是我的名字。”人鱼少年开口回答道。

“那我叫你轰君行吗?” “可以。”

“轰君,我想问问,这里,疼吗?”绿谷出久看向轰焦冻的伤疤,轻轻的说道。

轰焦冻微微一愣,“已经不疼了。”“那就好,看起来很心疼啊。”

【3】

“轰君,你看不看彩虹?”绿谷出久突然对轰焦冻说。

名为轰焦冻的人鱼因为突然的声音一呆,“看。”

“那个,轰君……”“嗯?”

“你能让一下吗,你压到我的鼻孔了.....我喷不了水柱了……”蓝鲸有点尴尬的说,祖母绿的眼睛因为尴尬不知道要看向哪里。

轰焦冻默默的移开了身体,也有点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办,鱼尾在胡乱的摆动着。

“轰君,你看,彩虹!”轰焦冻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情时,绿谷出久突然出声说道,他顺势抬头一看,看到一个巨大的水柱喷涌而起,一点一点的变成水花散落到海面上,海面出现了一条宽宽的彩虹,将他轻轻的拢住。少年有些呆住。“是不是很好看,我没骗你吧。”绿谷出久的声音里充满了笑意。

“嗯,很好看。”轰焦冻歪了歪头问“为什么,要带我来看彩虹?”

“啊,不愧是轰君吗。感觉轰君一直都是不开心的样子,所以想带你看好看的景色……”轰焦冻看向身边巨大的蓝鲸,听着他的碎碎念,心脏有点暖暖的,像是被泡到了热水里,很舒服。轰焦冻思考了半天,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对绿谷出久讲述童年时期的经历,母亲看向自己恐惧的目光,父亲将他当做工具……最后轰焦冻说道“我绝对不要当做他的工具。”

绿谷出久默默的听完了轰焦冻说出的一切,他觉得轰焦冻说出的事情都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但是,他能感觉到轰焦冻非常的温柔,并不会和他说的那样。心脏有点隐隐作痛,他想抱抱眼前的少年,告诉他,别怕了,我在。

看着眼前巨大的蓝鲸沉默了好久,轰焦冻有些慌了,他是不是吓到绿谷出久了,他有点害怕的想着,绿谷出久会不会远离他,和母亲一样。正当轰焦冻准备开口的时候,绿谷出久先发声了“轰君是笨蛋吗?”“诶?”轰焦冻有点迷茫的看向绿谷出久,好像是没搞懂为什么绿谷要说他是笨蛋。“轰君就是轰君,不是任何人的工具,只要轰君愿意,可以选择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啊。”绿谷出久用那双祖母绿的眸子看向自己,眼睛里是藏不住的心疼。

啊........应该说不愧是绿谷吗?这么久也只有绿谷和母亲对他说过这些话,他居然忘记了母亲也这样说过了。轰焦冻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蓝鲸的脸庞。

“谢谢。”

【4】

之前说过了,绿谷出久喜欢唱鲸歌,即使歌声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到。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还有轰焦冻,他能陪着自己一起听自己唱的鲸歌,52赫兹的歌声柔柔的飘进轰焦冻的双耳,听起来温柔而又悲伤。没遇到他之前,只有自己能够听见吗...轰焦冻看了看绿谷出久,蓝鲸还在唱着歌,他伸出双手,轻轻的抱住了孤独的蓝鲸。

人鱼和蓝鲸依靠在一起,像两只受伤互相舔舐伤口的幼兽。

每一次轰焦冻都会静静的听完鲸歌。轰焦冻有些时候会陪着绿谷一起唱着歌,蓝鲸和人鱼的歌声交融在一起,听起来有点哀伤。

绿谷出久发现轰焦冻虽然看上去冷冰冰又难以相处,但是却意外很黏他。每天唱完歌的时候,轰焦冻都会用脸颊蹭蹭他,也很喜欢拥抱他,有些时候会趁着绿谷出久睡觉时亲吻他的眼睛,诚恳而又亲昵。绿谷出久老是会想,轰君真的是很孩子气啊,会忍不住想要抱抱他,宠着他。

但是轰君也是很笨拙啊,他不知道他那双异色瞳里的满满的依赖和爱恋都快要把绿谷出久溺死在里面了。

轰焦冻每次听完绿谷出久唱的鲸歌,他也会想,绿谷很温柔啊。只是他似乎不知道那双祖母绿的眼睛看向轰焦冻的时候盛满了爱意吗,每次被绿谷出久凝视的时候,轰焦冻会看向那双眼睛,每次都是对他温柔和爱意。

人鱼和蓝鲸都意外的很笨拙呢。

【5】

轰焦冻现在很茫然,他只不过游上了海面,去看绿谷说的大片大片会发光的蜉蝣,想海中的银河一样很漂亮。怎么就被人类抓住了,刺眼的白光打向他的脸时,他听到了人类的惊呼声和渔网落水的声音。眼睛好痛,看不见了。当人类把他摔在甲板的时候,轰焦冻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又听到了人类的惊叫声。

“居然真的是条人鱼!还是双发色的!”这个男人走了过来,用鱼叉挑起他黏在脸上的红白发丝时,周围又传来一片惊呼和倒吸气的声音。“看啊,是异色瞳!”“脸上居然有块伤疤!”“不愧是人鱼果然很美丽吗?”

好吵啊,轰焦冻想到。还是绿谷的声音好听,柔柔的少年音,他突然想听绿谷出久的声音和鲸歌了,比这些人类的声音动听多了。

绿谷出久从来没想到他会去袭击船,蓝鲸一直都是温柔的代言。但是一想到轰君在上面,最重要的人鱼在上面,被人类抓住了。绿谷出久从未觉得如此害怕,害怕轰焦冻不见了,害怕又只剩下他一个人,害怕轰焦冻被抓走之后就再也回不来了。如果不是他和轰焦冻说晚上的海面会有发光的蜉蝣,那轰焦冻是不是还在海中抱着他撒娇。

因为蓝鲸的撞击,船上人类的惊呼声戛然而止,绿谷出久抬起头,他看到了人类抬出了捕鲸炮。啊,好痛。炮火落在他的脊背上,炸出一片的血花,可是一想到轰焦冻还在船上,落在身上的炮击似乎也不会很痛了。

绿谷出久听到了人类的惨叫声和炮击停止的声音,他抬起头,看见一个人类被冻成了冰块从船上掉了下来,炮手被火焰烧成了焦炭。在混乱的人群中红白发丝的少年站了起来,鱼尾变成了人类的双腿,站在人类中,一手火焰,一手冰霜的看向周围的人类,神色冷漠而又愤怒。

像一只被触动逆鳞的龙,愤怒的看向伤害自己宝物的人类。

少年从船上跃进海中,和绿谷出久一起潜进海底。等到听不见人类的声音,他们才停下来,轰焦冻看向绿谷,刚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就听见绿谷出久说“对不起轰君,你有没有事,他们有没有伤害你……”轰焦冻看向巨大的蓝鲸,现在哭的像一个孩子一样,上气不接下气。轰焦冻摇了摇头,带着安抚的语气说“没事的,绿谷呢,你疼吗?”轰焦冻游到绿谷出久的脊背上,看着被炮火打出的伤痕累累的背部,伸出双手轻轻的抚摸着脊背,双唇贴在伤痕上,落下一个又一个轻吻。

【6】

绿谷出久曾经离开过这片海,理由吗?因为这里只有他一只蓝鲸,感觉稍微有点孤独吧。他想去其他海域看看有没有同类,他也看过很多很美丽的奇景,也遇到过很多温柔的生物,他也会笑着回应他们,继续前往其他的海域。他喜欢很多很多的景色和事物,如同伊甸般的仙境。绿谷出久感到很新奇,因为那片海里只有他,那找到其他的蓝鲸,他是不是就不会孤单了?等到他找到了其他蓝鲸后,他才发现他们似乎听不懂自己发出的声音,52赫兹的声音只有自己能够听见,吗?

绿谷出久很迷茫的想,他是个异类吗?他被排斥在族群之外了。所以,他还是只有他一个吗?

绿谷出久再次回到了只有他的那片海,唱着52赫兹的鲸歌。直到他遇到了轰焦冻,少年就这样带着孩子般的气息走进了他的心里。

绿谷出久知道了,他不在是孤独的了,他有轰焦冻陪着他了。

【7】

绿谷出久走的时候他没有告诉轰焦冻,他不想看到轰焦冻眼里的悲伤。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很自私,要留轰焦冻孤零零的世间了,对不起啊,不能一直陪着你。轰君,对不起,原谅我的自私好吗,不要难过啊。说好了会带着你一起去好多好多地方,去看很多漂亮的景色,结果是我先失约了,对不起啊。

绿谷出久一直往下跌落,向海底不断的跌落,他感觉已经过去了好久好久,看着眼前隐隐约约的光芒一点一点的消散,直至眼前一片黑暗。好困啊,祖母绿的眼睛已经快要睁不开了。

“绿谷!” 他似乎听见了轰焦冻的声音,声音里好像夹杂着急切和悲伤,以及...不敢相信?别难过啊...请好好的活下去啊,我最重要的焦冻。

眼前完全看不见了,什么也听不见了...

下辈子,我一定会陪着你。

焦冻,晚安啦。

【8】

后来轰焦冻住进了那座属于他的琼楼,那座巨大的雪白的鲸骨中,好像绿谷出久还活着,还在他身边,从未离他而去。

没事的,绿谷出久一直都活在轰焦冻所有能够看见的地方。以及,心脏中最柔软只为绿谷出久留下的地方。晚上惊醒的时候,轰焦冻总是会发现身边散落着许多珍珠,可能是眼睛坏掉了。轰焦冻每次都是这样告诉自己,一次又一次,如果能够忽略左胸口像是有把钝刀磨着最柔软的地方,一刀一刀,鲜血淋漓的痛,轰焦冻都觉得能够骗过自己了。

很多时候轰焦冻都会对着鲸骨发呆,去抚摸,亲吻那座雪白的鲸骨,双唇诚恳的亲吻着鲸骨,轻轻的,小心翼翼的,好像是在对待珍贵但却易碎的宝物。

轰焦冻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他在看向鲸骨的时候,湖蓝色和灰色的眸子里流露出的感情,是那么的眷恋和那么的,悲伤。眸子里的感情像是隐藏在海面下的暗流,汹涌却又小心的令人无法忽视。1339天前,他失去了最重要的宝物,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在看到绿谷出久的尸体的时候,是异常的平静,犹如绿谷出久只是睡着了。

他还是每天都等待着绿谷出久来找自己,等待绿谷出久在他身边唱着鲸歌, 等待绿谷出久在他耳边碎碎念,等待绿谷出久睁开双眼,用那双充满了对自己爱意的眼睛看向自己,等待绿谷出久用轻快的语气说“轰君,今天也听我唱歌吗?”等待……轰焦冻现在才发现他的生活里都是绿谷出久,他们还有好多的事情没有去做。一直到现在,轰焦冻才意识到绿谷出久不在了,他不会醒来了,不会每天唱歌给轰焦冻听了,不会在他耳边碎碎念了。

轰焦冻觉得心脏空了好大一块,连疼痛都感觉不到了。那只属于他的蓝鲸不在了,心脏和脑海里属于绿谷出久的地方都在一遍又一遍的告诉他,绿谷出久不在了,他不会醒来了。

明明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却令人觉得那么的悲切和那么的迷茫,像是一个找不到家的孩子。大颗大颗的眼泪终于从双眼中掉落。在失去绿谷出久的1339天,轰焦冻在绿谷出久的骸骨旁哭的泣不成声,第一次。

绿谷出久曾经说过会给他一座独一无二的琼楼,没想到一语成谶 。绿谷出久做到了,他给了轰焦冻一座独一无二的琼楼。
他还没来得及对轰焦冻说,我喜欢你。
“你本应该拥有更好的的世界,但我只能给你一座巨大的骸骨。”

          ——————END——————

评论(4)

热度(39)